网站首页| 医院概况| 诊疗项目| 特色疗法| 名医荟萃| 文化展示| 健康资讯| 康复保健| 在线预约| 乘车路线

您现在的位置: 北京同春堂中医医院 > 医院概况 > 同春堂历史 > 正文六、奉圣命诊治怡亲王
站内搜索

六、奉圣命诊治怡亲王

作者:程奎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1-11 17:29:34
  

  顺天府即今天的北京市政府,现在北京叫直辖市,那个时代北京市政府的级别就要比其他州府高。顺天府的级别为三品,当时三品官的官印都是铜印,惟独顺天府官印是银铸的,其所辖范围不啻于一个省。其它别的州府是没有权力直接向皇上奏事的,顺天府却有,所以顺天府的奏折雍正皇帝才能看得到。顺天府尹推荐的是何人,能引起雍正如此重视?


  原来,他推荐的正是刘景章的后人刘裕铎。折子中详尽地介绍了刘氏一门行医的情况,尤其是着重指出刘裕铎的祖上是明宫中御医,曾治愈过千古疑难杂症——人面疮。雍正心中升起一线希望,十三弟腿上的疮肯定没有人面疮重,这个刘郎中既然有治愈人面疮的方法,十三弟的病当不在话下。他当即提起朱笔,批复道:“速传刘裕铎进宫见驾。”


  刘景章过世后,将同春堂交给了长子刘承宏,刘承宏牢记父亲遗嘱,济世为怀,以义行医。一是医术高超,二是医德高尚,在京畿一带,名声极佳。清初,朝廷对医界的管理不像明朝那么严格,除了官医外,百姓也可行医,且不必获得衙门的批准。同春堂得到了发展的宽松环境,因此,如当年在济南府一样,又成了远近闻名的药堂。


  刘承宏故去,长孙刘裕铎成为同春堂的第三代传人。刘裕铎的医术在京畿一带技压群芳,同春堂门前,王公士大夫络绎不绝。雍正的死对头八王爷允禩、九王爷允禟都曾来过同春堂就医。八王爷对刘裕铎的医术十分赞佩,曾有诗相赠。

 

    后来因八王爷被圈禁,吓得刘裕铎将这首诗烧了,这是刘家销毁的资料中为数极少的一个,对此,刘氏后人惋惜不已。


  雍正元年七月二十,一群身着黄马褂的大内侍卫来到了同春堂门前。街上的百姓和就医的人们惊呆了,大家议论纷纷:“同春堂该不是犯了什么国法了吧?宫里是不是来抓人的?”


  “尽胡扯,你看清了,这些都是大内侍卫,不是刑部,也不是顺天府的衙役,肯定是哪个大官病了,要刘先生去看病 呢!”


  “你说得不对,太医院的御医什么病不能治,还来找个土郎中?”


  “那你可说错了,刘先生祖上是御医,听说八王爷和九王爷都常上这来看病呢。”


  众人正议论着,就见从黄马褂中走出来了一位太监,他站在同春堂大门口高声宣道:“同春堂郎中刘裕铎接旨!”


  刘裕铎正在室内为病人诊脉,忽然听到外面人声嘈杂,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他正想出去看看,就见店中的一位小伙计跑了进来:“先生,外边来了一群宫里的人,其中一位喊着让您老接旨呢!”


  刘裕铎大吃一惊:“我一个郎中接的哪份旨呀?”猛然间一个念头掠过:是不是让我进宫当御医呀?这可不行,曾祖留下过遗嘱,凡我刘氏一门,不得入宫为医。违此训者,死后不得进入刘氏祠堂。


  这如何是好?他心里正盘算着怎么应对,就听门口那位太监又喊上了:“同春堂郎中刘裕铎接旨!”


  刘裕铎仍然还是犹豫,帐房先生急忙劝道:“东家,怠慢圣旨是杀头之罪,快快出去接旨,接了再说。”


  刘裕铎这才缓过神来,他急忙站起来,跑到门外,来到石阶下撩衣跪倒:“草民刘裕铎接旨。”


  这位太监显然等得有些不耐烦,他瞪了刘裕铎一眼,打开圣旨宣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顺天府荐同春堂郎中刘裕铎医德医术俱佳,着立即入宫,钦此。”


  刘裕铎听罢呆在了那里,果然是进宫,圣旨上说他医德医术俱佳,进宫八成是要他当御医,这岂不违背了祖训?


  按规矩,圣旨宣读完,刘裕铎就应再磕个头,并高举起双手接旨,可刘裕铎跪在地上一声不吭。


  太监喝道“刘裕铎还不快快接旨?”


  刘裕铎不明白规矩,事已到此,你先把圣旨接过来供好,然后再慢慢理论。可他怎么想:一旦我接了,就等于答应当御医了,这可不行!当了御医,死后就进不了刘氏宗祠了,那岂不成了孤魂野鬼?


  他磕头道:“草民刘裕铎不敢接旨。”


  太监及大内侍卫们听到刘裕铎的回答,一个个都惊得目瞪口呆:一个小小郎中能为圣上钦点,是多大的荣幸!可这个郎中竟不识抬举,敢于抗旨,实在是不可思议,实在是大逆不道!


  太监喝斥道:“刘裕铎,你敢抗旨?你知道抗旨不遵是什么罪吗?”


  刘裕铎连续磕了三个头:“草民有几颗脑袋敢抗旨?只是草民确有难处。”


  太监教训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四海之内,皆为臣民,你既然开铺设堂,就应当是知书达理之人,三纲五常,你不会不懂吧?你就是有天大的难处,还有皇上的旨意大吗?”


  “回公公,草民的祖上曾在明廷中任御医,因红丸事件受了不白之冤。祖上病故前,曾留下过遗嘱,凡我刘氏子弟均不得入宫为医,如违此训,死后不得入刘氏宗祠。草民若是进宫便违背了祖训,便是不孝之人。当今皇上至仁至孝,岂能容不孝之人入宫为医?所以草民不敢接旨。”

 

  太监听罢,哭笑不得:“这个郎中还真有些心计,用皇上的主张压皇上,真有你的。”但太监心想,我也不能就这么空着手回去交差吧,他清了一下嗓驳斥道:“刘裕铎不得强词夺理,忠大于孝,孝从于忠,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在忠与孝面前,不论何人都必须先尽忠!今天我实话告诉你,皇上的爱弟怡亲王病了,皇上为之食不甘味,焦急万分,你若能治好怡亲王的病,便是为皇上分了忧,为国家出了力,便是大忠大孝之人,到那时皇上赐你个一代名医的匾额,那叫荣宗罐耀祖,还怕进不了刘氏宗祠?荒唐!”


  刘裕铎被祖上的遗训吓怕了,他抱定了一个主意:绝不能进宫,进了宫侍候皇上,伴君如伴虎,随时都会有不测发生。他再次磕头婉拒:“草民仅仅是个土郎中,开个药铺混口饭吃,为市井之人看个小病还算勉强,怎敢给怡亲王看病?万一误了怡亲王的病,小人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草民医术浅薄,实在不敢奉旨。”


  太监真动气了,他怒斥道:“刘裕铎,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告诉你,今天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我们弟兄圣命在身,怕是要得罪了,将来,刘先生要是成了皇上身边的近人,还请多多包涵。来呀,请刘先生入轿!”


  太监一挥手,身边的两个大内侍卫便走上前,抓住刘裕铎便往轿子里塞。刘裕铎见真抗不住了,这才大声喊道:“公公,要走的话,我也得跟家人做个交待呀!”


  太监心中暗笑:“不识抬举的东西,你还能拧过皇上?”他吩咐道:“让刘先生安顿一下家务再走也不迟。”


  刘裕铎回到屋内,召集家人及店中所有人等,一一叮嘱了一番,格外交待了妻子一些事情,这才万般无奈地走出同春堂大门,上了轿,在大内侍卫们的簇拥下,进了紫禁城。


  命运的大潮再一次将刘氏一家卷进了是是非非的漩窝之中……


  雍正当天便在养心殿接见了刘裕铎,当时雍正正在东暖阁的炕上批阅奏折,执事太监悄悄禀报:“皇上,郎中刘裕铎来了。”


  雍正“嗯”了一声,并未说话,继续看他的折子,大约过了一刻功夫,雍正才抬起头:“让他进来。”


  刘裕铎到底是御医之后,刚刚进入大殿时还有些畏惧,在等候的一刻钟里,逐渐平静了下来。听到皇上唤他,躬身进去叩拜:“草民刘裕铎叩见皇上,祝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雍正喝了口茶,问道:“听说你还不愿进宫?”


  “草民不敢,只是祖上有遗训,说宫中险恶,随时会遭不测,因此凡我刘氏子弟,不得入宫为医,有违此训者,死后不得进刘氏祠堂。”


  雍正冷笑了一声:“你祖上那是明朝,明朝皇帝贪吝荒唐,宫中乌七八糟,自然是十分险恶。我大清国如今海晏河清,承平日久,岂是明朝所能比?你要好生给怡亲王治病,看好了的话,朕重重赏你。朕每天日理万机,国事纷繁,忙得喘不过气来,但怡亲王的病是不能不过问的。今天朕亲自见你,就是要格外叮嘱几句,你要听好,怡亲王的命就是朕的命,若稍有疏忽,朕绝不轻饶!”


  雍正最后这句话说得冷冰冰、阴森森,听得刘裕铎头皮直发炸,心想:这下子算死定了!宫中御医一个个都是国中圣手,他们都看不好,何况我了?他这时更感到先祖“不得入宫为医”的遗训该是何等的英明!他磕头应道:“草民虽医术不精,但一定会尽心尽力,绝不敢有半点疏忽。”


  雍正道:“你立即去怡亲王府,有关怡亲王的病情,你要三天一报,必要时,一天一报,缺什么直接到太医院去领,朕会和太医院说的,好了,下去吧。”


  此次拜见时间很短,不过半刻钟的功夫。刘裕铎走出养心殿,如释重负,他长长叹了口气,对身边的太监道:“公公,帮帮忙,请公公到太医院,将所有关于怡亲王的病案都送到怡亲王府,我要全部看一遍。”


  刘裕铎在人的引领下进了怡亲王府。怡亲王知道他今天要来,正等着他呢。这位怡亲王比起皇上要和善多了,他先是问候了刘裕铎一番,然后告诉他先喂饱肚子,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再说。


  几句话令刘裕铎感到热乎乎的,差点没落下泪来。这可是皇上的爱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人物呀,却一点架子也没有,比他那位皇上哥哥亲和多了,他顿觉心中放松了许多。


  当天,刘裕铎并没有给怡亲王看病,而是将怡亲王十多年的病历从头到尾地看了一遍,第二天才开始诊治。一番望闻问切之后,他心情十分沉重,从怡亲王的脉像上看,脉细,时又现虚力,为阴虚火旺。据怡亲王自述:“每到午后,便觉潮热、口燥咽干、不思饮食、咳嗽痰中带血、形寒畏冷、心悸失眠。”怡亲王的舌苔淡而白,其面色无华,右膝关节处已形成瘘管,流着稀脓并夹有干酪样物,难于收口,肌肉已经萎缩。


  康熙五十年时,御医祁嘉曾在给康熙的奏折上说十三阿哥的病:“恐其拟内发成鹤膝风症。”现在不是“拟内发成”,而就是鹤膝风了。


  什么是鹤膝风?鹤膝风是骨痨的一种。骨痨又叫流痰,流痰者,痰凝于肌肉、筋骨、骨空之处,无形可征,有血肉可以成脓,即为流痰。生于脊背的叫龟背痰;生于腰椎两旁的叫肾盂虚痰;生于环跳部位的叫附骨痰;生于膝部的叫鹤膝痰;生于踝部的叫穿踝痰等。


  骨痨,今天叫结核,在青霉素没有发明之前,是不治之症。刘裕铎心想:这种病就是扁鹊重生、华佗再世也毫无办法。怎么办?治不好怡亲王的病,皇上说了,肯定不会轻饶。他反复琢磨着,必须为自己找出一个办法来,否则,到时候不是杀头就是蹲大牢。


  他想了足足一天,才想出了个法子:皇上不是让我三天一报或一天一报吗?我现在就报,和皇上讲明实情,看皇上怎么办?


  雍正对十三弟的病的确十分关心,在日理万机之余,只要是关系到十三弟的病情的折子,一定要亲自审阅。他看了刘裕铎的信,立刻召见了他。雍正命太监们退下,然后压低声音问刘裕铎:“你敢断定怡亲王患的一定是痨病?”雍正非常清楚,只要是痨病便是不治之症。


  刘裕铎道:“草民敢断定,怡亲王患的确是骨痨。”


  雍正眉头紧锁,不甘心地问道:“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治愈吗?”


  “皇上,痨病自古及今尚无治愈的先例。”


  雍正脸一沉,厉声问道:“你该不是小题大做,小病大说,怕朕惩处吧?”


  “小人怎敢欺君罔上,岂敢用自己身家性命开玩笑?”


  “你看怡亲王还能挺多长时间?”雍正语气中有些伤感。


  “皇上,痨病非暴疾,不会立即死人,但这种病埋汰,缠人,天冷则重,天暖转轻。好在怡亲王性格豁达,否则,恐怕早就不在人世了,以怡亲王现在的状况看,只要精心医治,估计会渐渐好转。但皇上也要有个准备,青年患痨不能及老,五十岁是怡亲王的一大关。”


  雍正的脸始终阴沉着:“朕知道了,怡亲王是国家栋梁,朕的手足,他的病几个御医都看过了,均不见效,从今以后,你专门负责为怡亲王诊病。怡亲王患痨的事,你不得和任何人讲,连怡亲王本人也不得告诉,泄露出去的话,国法无情!”


  刘裕铎见自己目的达到了,心中暗暗高兴,他急忙回道:“是,草民知道。”


  和皇上摊了牌,刘裕铎心里有了底,便开始大胆施治,他开出处方,经太医院验证,又呈报给了皇上。


  刘裕铎开的方子分内服和外用:


  内用方:熟地黄10钱、鹿角胶3钱、姜炭2钱、肉桂1钱(煽冲)、麻黄2钱、白芥子2钱、生甘草1钱,水煎服,每日1剂。因怡亲王气血虚弱,再加黄芪10钱、党参10钱、当归4钱,此为阳和汤。


  外用方回阳玉龙膏:草乌(炒)6钱、干姜(煨)6钱、赤芍(炒)2钱、白芷2钱、南星(煨)2钱、肉桂1钱,共研细末,直接掺在疮面上,或水调外敷患处。


  这一外一内之方本无太神奇处,御医看了都不大以为然,可怡亲王的病况经刘裕铎诊治后明显有了起色!御医们不禁暗暗称奇:这个刘裕铎怪了,一样的方子怎么到了他的手上就好使了?


  他们哪里知道,刘裕铎的高明之处在于他的精心,在于他的辨症施治而绝不拘泥,他一天一为怡亲王诊脉,发现细微的变化,便立即调整药量比例。尤其是他天天为怡亲王扎银针,三个最重要的穴位是必扎的:一个是足三里;一个是气海;再一个是神门。足三里是为了促进肠胃的代谢,增加怡亲王的食欲,食五谷者,患了病若再不能吃饭,体内元气渐失,病情便会日益加重。取气海穴是为了补其元气,有强身壮体的作用,神门是为了调整睡眠。


  怡亲王身体稍稍有了好转,便更多地为雍正分担起国事来,真正起到了大清国的栋梁作用。雍正见自己的爱弟原本虚弱不堪的身体竟奇迹般地好转,高兴异常,他亲赐刘裕铎十件瓷器、青铜器,并任其为太医院院判。刘裕铎从一介平民,一下子成为食朝廷俸禄的六品官员,怡亲王的赏赐比皇上的还要多得多。


  就这样,刘裕铎在王命和祖训之间,不得已选择了王命,一百年后,刘门中又有人入宫为医,世事轮回,也许这就是命运。



此文章仅供参考,如有疑问请点此免费咨询网络值班医生
Tag:

  本站疾病常识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就医请遵照医生诊断,在医生的指导下治疗。如需要详情咨询可直接进入在线答疑或直接拨打咨询电话:010-52016666 010-51397979。
  如果您想要获得更多关于皮肤病治疗方面的信息,并有意向就诊,请点击“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网站首页 | 关于同春堂 | 人才招聘 | 最新文章 | 网站地图 | 乘车路线 | 在线咨询

版权所有:北京同春堂中医医院  未经授权请勿复制及转载
京公网安备110105018839 备案号:京ICP备13017622号 -2
京卫网审[2013]第1518号
xml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路杨闸环岛
专家咨询热线:010-52016666 010-51397979传真:010-51397979
网址:www.bjtct.com.cn E-mail:zgtc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