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医院概况| 诊疗项目| 特色疗法| 名医荟萃| 文化展示| 健康资讯| 康复保健| 在线预约| 乘车路线

您现在的位置: 北京同春堂中医医院 > 医院概况 > 同春堂历史 > 正文八、分圣忧为国医重臣
站内搜索

八、分圣忧为国医重臣

作者:程奎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1-11 17:40:36
  

  雍正四年12月17日,河道总督齐苏勒上奏:“臣年逾六旬,素有残疾,今岁伏秋间,两足软细,非人扶不行,近患心跳脾泻之症,日觉精力渐衰”,“河工告竣,春汛未至,尚非严防之候,所有预备料物早已发帑购办,值此间隙,希望皇上准予回到京师。”雍正在其奏折之“年逾六旬”处批“不老”,在其“素有残疾”处批“不妨”。然后于奏折最后批“朕览奏,深为恻然,皆卿不惜心力,过劳之所致,”“但天气寒冷,以老病之躯,往返奔驰,朕心实为不忍,”“今已差京中第一好医官来调理卿疾”。并允其次年“再请朕旨”。


  雍正五年3月9日,齐苏勒上奏“臣草芥微躯,自医官刘裕铎用药调治以来,心跳之病已痊,自觉精力渐增,惟脾虚尚未痊愈。”


  明朝末年,李自成、张献忠揭竿而起,陕西、山西、河南一带被闹了个天翻地覆,这些省份恰是黄河流经最重要的地方,崇祯在位十七年,对黄河治理基本停了下来。李自成攻开封不下,掘黄河水灌城,黄河在明朝末年经常泛滥决口,到了清王朝定鼎中原,黄河已是百孔千疮。


  清康熙十五年(1676年),黄淮流域大雨,黄淮并涨,奔腾四溃,黄河在砀山以东决口21处,黄河倒灌洪泽湖,高家堰决口34处,淹没淮、扬七个州县。黄河河道在清口以下至河口长三百余里严重淤积,河道、运道均遭严重破坏,漕运不通已成为清王朝的心腹之患。康熙皇帝由此决心集全国财力治理黄河、运河,并于十六年调安徽巡抚靳辅为河道总督,担任治河重任。为了让各省意识到治河的重要,康熙将治河的官员升为总督,又称河督,官至二品,与各省巡抚一个级别,为守护黄河,还配置了河兵。这样,不论到哪个省,只要该省有河务,河督便有权协调当地的河务事宜。经过十几年的努力,河、淮故道已次第修复,漕运大通,以前决口泛滥的灾害大为减轻,出现了清初以来少见的平稳局面。


  但黄河是地上河、悬河,靠木头、泥土筑坝,靠疏导等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黄河泛滥的危险依然存在,因此,自清朝开始对黄河的治理从未敢懈怠。


  别看河督的官品高,但却是个十足的苦差事。河督不同于各省巡抚,巡抚们坐在衙门里掌控四方、呼风唤雨、十分威风,可河督却不然,只要是黄河流经之处,便都是他的治理范围。河督的担子极重,千里长堤,都要修得固若金汤。为此,他要常年在外奔波,尤其汛期一到,更是要河督命的关头,一旦决口便会受到惩处。能从事河督之职者,非忠臣能臣不可!


  雍正元年,河督叫齐苏勒,是位满洲正白旗人,他早在康熙四十二年便从事河务。至雍正四年,齐苏勒已六十有二,多年的河务累得他未老先衰,他以自己的勤和能赢得了雍正的认可。这年冬天,他实在撑不住了,趁着黄河封冻,离春汛尚远的空隙,上书皇上:“臣年逾六旬,素有残疾,今岁伏秋间,两腿发软,非人扶不行,近又患心跳脾泄之症,日觉精力衰竭。今河工告竣,春汛未至,尚非严防之时,所有预备料物早已发帑购办。借此间隙,请新人新事回京。”


  雍正看罢,反复斟酌:河工不同于政务,非精通此道者不可。齐苏勒治河经验丰富,如果换上一个不大熟悉的人,万一有个闪失,岂不前功尽弃?不行,不能叫他回来!但是叫一个年逾六旬的老人继续担此重任,未免太不近人情。这如何是好?


  恰好太监在身旁轻声提醒:“皇上,按刘先生的吩咐,到了用药的时间了。”


  一句话提醒了雍正:把齐苏勒的病治好了,不就两全齐美了吗?他立即命太监:“速传刘裕铎来养心殿见朕。”


  小太监出去后,雍正在齐苏勒的折子上批道:年逾六旬,不老;素有残疾,不妨。朕览奏,深为恻然,皆卿不惜心力,过劳之所疾。但天气严寒,以老病之躯,往返奔驰,朕心实为不忍。今差京中第一好医官治理卿疾,待明年河工彻底告竣,再请朕旨。”


  刘裕铎是养心殿的常客,不用太监宣进,便直接来到了东暖阁外,他自报道:“臣刘裕铎恭请圣安。”


  雍正道:“进来吧。”


  雍正拿着刚刚批完的折子问道:“怡亲王最近怎样?”


  “还算不错。”


  “朕看着也比去年冬天强多了,你离开京城些日子不要紧吧?”


  刘裕铎道:“皇上放心,亲王的身子骨眼下绝无大碍。”


  雍正道:“这就好,这就好。”他将手中的折子交给刘裕铎,“你带上这个折子,速去山东济南府,齐苏勒病了,他负责河务,责任重大,关系着黄淮一带数百万生灵的性命,也关系着江南贡赋的漕运。你一定要治好他的病,治好他的病,你便是为朕分忧,为国分忧,功莫大焉。”


  刘裕铎应道:“请皇上放心,臣一定会尽全力为齐总督诊治,一定要治好他的病。”


  “事不宜迟,你即刻启程。”


  别看刘裕铎是个五品的太医院院使,出行时没有二品大员的仪仗,但清一色的黄马褂大内护卫足令沿途官员百姓瞠目结舌。刘裕铎的大名当时已名扬大江南北,谁都知道他是皇上金口玉牙封的京中第一好医官,中原都市之大,莫过于京城,京中第一好医官当然也就是天下第一好医官!因此,所到之处各州府衙门无不盛情款待,极尽殷勤,但刘裕铎圣命在身,不敢耽搁,稍作应酬便继续上路,不到五天,便赶到了济南府。


  齐苏勒久闻刘裕铎大名,他万万没想到皇上会将身边最当红的御医派到济南为他治病,感激得老泪纵横!当天晚上,在河督府为刘裕铎一行隆重接风。


  第二天,刘裕铎为齐苏勒认认真真地诊治了一番。发现其主要是过度劳累,加之上了年纪,患了风寒,未能及时医治,留下了一些痼疾,并无大碍,只要施之以汤剂,再好生调养,补其真元,便可治愈。

 

  郎中所用之药,无非百草,但因个人炮制之法不同,用药次序、多少不一样,效果也就不一样。常人以为,你那人参、鹿茸、犀牛角尽管拿来,我不怕用银子。岂不知药再好,若不对症只能越用越糟糕。


  刘裕铎为齐苏勒还真没用什么名贵之药,看了刘裕铎的药方,齐苏勒心中充满疑惑:这些药就能治好我的病?然而用药后的第二天,他久泻不止的症状便消除了,第三天时心不慌了,第五天后便觉精气神十足,不用人扶行走如常了。齐苏勒惊讶万分,赞不绝口:“神了,不愧是京中第一好医官。”他含泪给皇上写了个折子:“臣草介之躯,自经医官刘裕铎用药调治以来,心跳之病已痊愈,自觉精力渐增,惟脾虚尚未痊愈。”


  雍正接到齐苏勒的折子龙颜大悦:“刘裕铎不负朕望,帮了朕的大忙,赏刘裕铎熏香炉一个。”


  雍正赏赐给刘裕铎的这个熏香炉极其珍贵,说它价值连城绝不过份,它属于景泰蓝工艺,历史上称为珐琅器,工艺上称为“铜胎掐丝珐琅”,是著名的传统特种工艺品。在明朝的景泰年间(1450-1457),这项工艺已经十分成熟,尤其是蓝釉料有了新的突破,像蓝宝石般浓郁的宝蓝,高贵华美,所以,被称为“景泰蓝”。至清代,景泰蓝工艺得到了空前的发展。在风格上,此时的景泰蓝工艺品不仅继承了明代景泰蓝的豪华、古典、雅致,而且也开始呈现出纤巧而绮丽的风格特征。此时镀金的技术已经远胜于明代,镀金厚重,愈现“圆润结实,金光灿烂”, 成为中国传统工艺美术领域中的一枝奇葩。



此文章仅供参考,如有疑问请点此免费咨询网络值班医生
Tag:

  本站疾病常识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就医请遵照医生诊断,在医生的指导下治疗。如需要详情咨询可直接进入在线答疑或直接拨打咨询电话:010-52016666 010-51397979。
  如果您想要获得更多关于皮肤病治疗方面的信息,并有意向就诊,请点击“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网站首页 | 关于同春堂 | 人才招聘 | 最新文章 | 网站地图 | 乘车路线 | 在线咨询

版权所有:北京同春堂中医医院  未经授权请勿复制及转载
京公网安备110105018839 备案号:京ICP备13017622号 -2
京卫网审[2013]第1518号
xml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路杨闸环岛
专家咨询热线:010-52016666 010-51397979传真:010-51397979
网址:www.bjtct.com.cn E-mail:zgtc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