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医院概况| 诊疗项目| 特色疗法| 名医荟萃| 文化展示| 健康资讯| 康复保健| 在线预约| 乘车路线

您现在的位置: 北京同春堂中医医院 > 医院概况 > 同春堂历史 > 正文九、亲王薨圣怒从天降
站内搜索

九、亲王薨圣怒从天降

作者:程奎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1-11 17:44:10
  

  雍正御批:“仍令刘裕铎调理伊。若尽心医治,病愈则已,倘数人中有一人不虞,定将刘裕铎即行正法,钦此。”


  刘裕铎从济南返回后,又奉圣命为内大臣陈泰诊病。陈泰患的是伤寒,病情十分严重,到了奄奄一息的程度,谁都以为陈泰必死无疑,可硬是让刘裕铎给治好了。朝野上下更为之震动,已将刘裕铎视为神医。


  但伴君如伴虎,能一辈子得到皇上的宠信是很难的。兴尽悲来,盈虚有数,正当刘裕铎的声望如日中天的时候,噩运悄悄地走近了他。


  进入雍正七年冬月,怡亲王允祥的病又犯了,这次犯得格外厉害,大口大口的咳血,膝盖肿得老大,脓水外溢,已经无法起床行走。雍正又心疼又着急,虽然在九王夺嫡中他成了赢家,但是廉亲王允禩的势力并没有被清除,十几位兄弟中惟有允祥拖着病残之躯,拼着性命辅佐他。也多亏了刘裕铎医术高明,否则允祥早就走了。如果允祥能够遵刘裕铎之嘱,劳逸有度,好生调养,他的身体绝对不会垮得这么快。可这个拼命三郎也许自知来日不多,也许是要尽全部精力报答皇兄的知遇之恩,他根本不顾自己身体状况,每天比正常人都要劳累得多。刘裕铎虽再三相劝,他口头上答应,实际上一点也不按刘裕铎说的去做。也难怪,一些军国大事,只要介入了,就必须处理下去,而且常常是刻不容缓,熬夜伏案,废寝忘食也就难免了。


  所以,怡亲王这次病倒,刘裕铎已无力回天,眼见着自己爱弟的身体一天天地垮下去,本来性格就十分暴戾的雍正沉不住气了!他大骂刘裕铎无能,是奸臣、庸医,是阿其那、塞斯黑余党(八王允禩,、九王允禟的自称),是有意陷害怡亲王。骂归骂,气消时还是觉得非刘裕铎不可。


  刘裕铎对皇上一直怀着崇敬之心,他想:皇上心焦,骂就骂吧,这样也许皇上心里会舒服些。可当听到皇上骂他是阿其那、塞斯黑余党时,他沉不住气了!


  一次在奏报怡亲王病情时,皇上再一次骂他是阿其那、塞斯黑余党,这下子将刘裕铎的倔劲勾了上来,他反驳说:“皇上,臣当初被召进宫时,怡亲王走路都十分艰难,经臣诊治后,渐渐好转。但臣当初有言,痨病是不治之症,纵然是扁鹊重生、华佗再世也无可奈何,臣曾断言,少年得痨不能及老,五十岁是怡亲王的一大关。如果怡亲王不这么拼死拼活地操劳,活到五十甚至活过五十都是有可能的,可怡亲王不听臣劝,以至今日。臣是曾经给阿其那、塞斯黑等人看过病,但也仅仅是看病而已,绝无半点私交,皇上可以明察,皇上说臣是阿其那、塞斯黑余党,臣实在是冤枉。”


  一番话噎得雍正无言以对,但他心中这口气却未吐出来,他一怒之下抓起茶杯,狠狠地摔在地上:“你……给我滚,滚!”


  太监赶紧过来埋怨刘裕铎:“刘先生,皇上心里难过,你不说多多体谅,还顶撞皇上,实在是有失臣子之道,还不快快退下。”


  如果刘裕铎能够像往常一样叩头谢恩,也许就什么也不会发生了,可刘裕铎挨了一顿冤屈,心里火也大着呢,他回过身,声都没吱便扬长而去。气得雍正在后面大骂:“滚,远远地给我滚!”


  要不说什么事坏就坏在脾气上呢!一个臣子怎么能和至高无上的皇上较劲?较劲的下场只能是倒霉。


  第二天雍正下旨,免去刘裕铎太医院院使之职,待罪从医,以观后效。在雍正眼里刘裕铎是神医,神医还能治不好怡亲王的病?阿其那的病你怎么治好了?


  雍正性格多疑,于是刘裕铎倒霉了,好在刘裕铎早在进宫之初对此便早有准备,他并未太介意,相反却有几分庆幸,因为皇上已经为怡亲王物色了另一位御医。


  然而,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至雍正八年四月,怡亲王已不能说话,雍正心如刀割,恰好他最得力的几个臣子诺敏、单福臣、孙可进等患了伤寒,刘裕铎奉命前去诊治。他看过几人病情后,写出病案,向雍正奏报:“几位大人,已成痼疾,不能痊愈。”


  雍正正在恨刘裕铎不能治好怡亲王,见到他的病案折子,气得下旨道:“若尽心治病,病愈则已,倘数人中有一人不虞,定将刘裕铎即行正法。”


  好在这几个人中并没有一个人发生所谓的不虞,正如刘裕铎所说的那样,虽未能痊愈,却都不同程度地好转了,刘裕铎因此躲过了一场大难。


  然而雍正这个人是睚眦必报的,刘裕铎这口恶气他是迟早要发泄出来。雍正八年五月初四,怡亲王在走完他人生的四十四年旅程后,带着大业未竟的遗憾走了,雍正悲痛欲绝,为之辍朝数日。


  雍正九年三月初六,雍正下旨令刘裕铎赴济南为山东巡抚岳濬治病。治愈本应回京复命,但雍正在发给岳濬的密折中批示道:“刘裕铎乃阿其那、塞斯黑余党,朕恩医至今,仍然包藏贼性,怙恶不悛,不惟毫无感恩之忱,久后怠玩推诿,陷害看视大臣,以泄其恶党愤怨之私也……若无用,着回京来,两边军营少良医,意欲着他往汝父效力去,都中无用他处。”


  尽管雍正对刘裕铎连骂带罚,言词极为苛刻,但却从未停止过他行医的资格,按雍正的性格,换个人恐怕早就没命了。他将刘裕铎赶到大西北去,也有眼不见心不烦的意思,于是雍正九年五月初四,即端午节的头一天,也是怡亲王驾薨的一周年,刘裕铎被驱逐出京城,踏上了去往新疆的行程。


  雍正九年五月初四,刘裕铎起得非常早,他带上了两个随从,与家人洒泪而别,他没敢惊动任何人,包括儿女亲家们,悄悄走出了永定门。但是当他走过护城河时,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原来城中许多官员听说他今天上路,不约而同地前来送行,更令他吃惊的是,护送他去济南府的二十位大内侍卫也站在送行的人群中,其中一位叫索阿长的佐领走上前高声道:“刘裕铎接旨!”


  刘裕铎一听还有圣旨,急忙跪倒于尘埃。


  “口谕:刘裕铎,发你到西边军营效力,三年期满再回来。钦此!”


  刘裕铎知道,皇上对他的态度完全是因为怡亲王的病逝引起的,皇上对怡亲王的感情实在是太深了,我不能治好怡亲王的病,皇上心中有怨,也是情理之事,所以尽管他一再遭贬,却无半句怨言。现在,在他即将上路时,皇上又亲自下旨,是委屈?是感激?还是离别妻儿故旧远赴塞外的感伤?总之种种滋味涌上心头,他再也控制不住了,放声大哭起来,他面向养心殿重重地叩了三个响头:“草民刘裕铎谢主隆恩,皇上保重啊!”


  索阿长道:“吾等奉皇上之命,和从前一样护送刘先生,刘先生,请吧。”


  一个被革职的御医却像从前一样享受着高级别的待遇,二十名大内侍卫的护送,该是何等的荣耀!人们从中也可看出皇上对刘裕铎的爱恨交加的难舍情。刘裕铎心头一热,泪水再次流了出来,他再次望阙叩拜:“草民叩谢皇上,草民走了,皇上,你千万要保重啊!”


  刘裕铎这才站起来和大家一一告别,众人有送银两的,有送衣物的,还有送马匹的……刘裕铎再三致谢,在二十名大内侍卫的护送下,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京城。



此文章仅供参考,如有疑问请点此免费咨询网络值班医生
Tag:

  本站疾病常识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就医请遵照医生诊断,在医生的指导下治疗。如需要详情咨询可直接进入在线答疑或直接拨打咨询电话:010-52016666 010-51397979。
  如果您想要获得更多关于皮肤病治疗方面的信息,并有意向就诊,请点击“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网站首页 | 关于同春堂 | 人才招聘 | 最新文章 | 网站地图 | 乘车路线 | 在线咨询

版权所有:北京同春堂中医医院  未经授权请勿复制及转载
京公网安备110105018839 备案号:京ICP备13017622号 -2
京卫网审[2013]第1518号
xml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路杨闸环岛
专家咨询热线:010-52016666 010-51397979传真:010-51397979
网址:www.bjtct.com.cn E-mail:zgtc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