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医院概况| 诊疗项目| 特色疗法| 名医荟萃| 文化展示| 健康资讯| 康复保健| 在线预约| 乘车路线

您现在的位置: 北京同春堂中医医院 > 医院概况 > 同春堂历史 > 正文十、遭贬黜医术震关中
站内搜索

十、遭贬黜医术震关中

作者:程奎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1-11 17:45:15
  

  刘裕铎一行二十三人都骑马,本应走得很快,但沿途官员听说京城第一好医官路过此地,谁肯放过这样的机会?他们或自身、或妻小、或亲友中有患疾病者,都想请这位神医看看。好在皇上并没有限定到达西北军营的日期,而护卫们跟着刘裕铎所到之处有酒有肉,都是盛情款待,因此他们也不着急。京城至长安2700余里,按骑马的速度一天平均走100里的话,27天就到了,可他们却走了两个月……


  在长安刘裕铎遇到了一个奇症,他再施圣手,手到病除,于是刘裕铎的名字震动了关中!


  长安知府程大人有个女儿叫程玉诗,长得如花似玉,国色天香,程知府视之为掌上明珠,可两年前患上了偏食症,专门喜吃猪肉,而且不嫌肥腻。知府大人身为一方父母官,供女儿吃猪肉不成问题,但奇怪的是女儿越吃越瘦,两年过去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变得骨瘦如柴,形容枯槁。求了许多郎中都说是肚子里有了馋虫,可谁也没办法,眼见着女儿一天天地垮下去,程知府和夫人心急如焚。老天有眼,皇上将刘裕铎发配到西北,长安是必经之路,神医到了,程知府喜出望外,他亲自出城相迎,摆下盛宴为刘裕铎接风。酒宴过后,程知府将刘裕铎请至客厅,同他讲述了女儿的病情……


  刘裕铎从医书上看到过这一病例,对如何施治也有办法,但却从未真的遇到过这样的患者。他一是好奇,二也是被程知府的一番热情所感动,当即答应说:“既然程大人如此信任,草民就试试看。”


  第二天,他为小姐诊病后,对程知府道:“令嫒的病可治,但怕是要受些折磨哟。”


  程知府一听能治,当即心中一亮,他回答说:“治病难免要受些折磨,刘大人尽管施治就是了。”


  刘裕铎纠正说:“大人且莫如此称呼,小人现在不过是一介草民。”


  程知府道:“在我们眼里,您老永远是御医,是神医。”


  “不管怎么说,程大人以后一定不可如此称呼,否则传出去,对草民不利。”


  程知府道:“那好,我们就称呼您老为刘先生,这可以了吧。”


  “如此称呼,草民就愧受了。”


  他吩咐程知府道:“你找来一张木床,置于令嫒室中,要让令嫒趴在木床上,以绳捆之。”


  程知府一听,治病不是审案,怎么还要捆上?


  刘裕铎见他一脸困惑,便说道:“大人,你就照我说的去办,到时你便知是为什么了。”


  这位骨瘦如柴的女孩被捆在木床上,头伸出床外,刘裕铎又吩咐程知府让厨子做上一大碗香喷喷的红烧肉,闻之令人垂涎欲滴,将其放在小姐头部的地上。一切安排停当,刘裕铎令所有人都退出去,将小姐锁在了屋中,自己则搬了个凳子坐在门口。


  刘裕铎刚坐下,小姐便喊起饿来,她要吃肉,刘裕铎示意大家谁也不要应声,小姐在里面声音越喊越大,刘裕铎在外面坐着纹丝不动。小姐的喊声变得有些凄厉,她哀求着:“妈妈,快给我吃肉吧,女儿受不了了,女儿要死了。”


  刘裕铎还是不动弹。


  小姐喊了一个多时辰,到后来不知从哪里来了一股急劲,喊声尖厉无比,十分刺耳。


  程知府夫人听得心肝俱裂:“老爷,再这么喊下去,女儿会饿死的,快将女儿放出来吧。”


  程知府劝道:“刘先生是誉满天下的名医,女儿今天有幸经他诊治,必能手到病除,况且刘先生已有言在先,治这个病是要遭些罪的,咱们就耐心等待吧。”


  又过了半个时辰,小姐的喊声渐渐微弱下来,突然,就听小姐在里面惊叫起来:“爹爹,虫子,虫子!”刘裕铎急忙从门缝向里面看去,只见两条一尺多长的虫子正从小姐的嘴里控出,直奔那碗红烧肉。看着虫子已落在碗中,刘裕铎高兴得笑了起来,他对程知府道:“大人,小姐的病好了。”


  刘裕铎走进室内将两根虫子挑起,吩咐道:“烧了它们,然后将灰埋得深深的,别让鸡狗闻到吃了。”


  仆人们将小姐松了绑,小姐起来后,不但不要肉吃,而且仅仅喝了几口稀饭便睡着了。


  刘裕铎告诉程知府:“小姐肚里的虫子已经排除,以后不会再像从前那样要肉吃了,你们先给她喝些稀粥慢慢调补,两个月后便可痊愈。”


  程知府见这位刘御医治病简直就像在做法,佩服得五体投地,他顾不得自己是五品官员的身份,拉着夫人一齐给刘裕铎跪下:“多谢刘先生救小女一命,我和贱内给你磕头了。”


  刘裕铎大惊失色,他也跟着跪了下去:“程大人乃朝廷命官,如此跪拜岂不乱了纲常,大人快快请起!”


  程知府道:“我们夫妇二人仅此一女,还指望她招婿入门传宗接代,原以为此生无指望了,没想到遇到刘先生这样的神医,小女得以重生,你是我们全家的恩人,别说跪拜,就是让我们终生服侍先生,也心甘情愿!”


  当天晚上,程知府再次为刘裕铎大摆酒宴,以示答谢。刘裕铎在程知府处又观察了几天,见小姐的饮食起居均已正常,便告别了程知府,继续上路。


  然而,当他们走出程府的大门时,却看到台阶下站满了人,人群前面的几位看刘裕铎出来,走上前跪倒,紧接着后面的人都跪了下来:“刘大人,刘大人,救命吧,给我们看看病吧!”呼救声响成一片。


  刘裕铎愣住了,他被长安百姓对他的信任所感动,两行热泪禁不住流了出来,但这么多病人若医治起来,怕是半年也治不完,如此淹滞,什么时候才能到达西北大营?这如何是好?他有些犯难了,先生看到病人不能不治,可眼下……咳!


  思索了半天,与索阿长道:“不如这样,我们这就上路,让百姓们在后跟着,我利用中午和晚饭后的时间给他们看病,这样一来不误行程,二来也不让百姓们白白盼望一场。”


  索阿长又能说什么,他只有点头而已。刘裕铎这才一抱拳:“长安城的父老乡亲们,大家快快请起,裕铎现在是戴罪之身,奉圣命赴西北大营军中效力,实在不敢耽搁,可乡亲们的病又不能不治,为两全齐美,只好委屈大家了。裕铎与众位将军前行,大家随后,中午和晚上利用歇息时间为大家看病,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众人再次一起叩头,前面的一位说:“先生真是大仁大义之人,谢谢先生,谢谢先生了!”


  于是,通往西域的长安古道上出现了一支奇怪的队伍,前面是一群身着黄马褂骑着马的大内侍卫,后面是或抬担架、或抬着小轿的民众。刘裕铎每天或三十或二十人的诊治,一直到阳关才看完。


  刘裕铎一生行医,在京城中度过了近四十年的时光,虽不敢说养尊处优,却也从未受过风霜之苦。上了阳关古道,他才领略到了塞外大漠气候的险恶,早上起来还是阳光明媚,行至中途狂风骤起,顷刻间飞沙走石,一片昏暗。流沙扑打在脸上阵阵疼痛,风沙过后,有时便是漫天飞雪,气温骤然下降,真正是胡天八月即飞雪!多亏程知府想得周到,为众人备下了羊皮袄,否则还不冻死?


  护卫们虽然听说过塞外天气的恶劣,但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恶劣到这种程度,气得他们连嚷带骂,这样的路足足走了六七天,十多天后,他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二十三人,半个月中没吃过一顿像样的饭,没睡过一场好觉,连脸都没洗几次,到达目的地时,每个人的脸都被风沙抽得又黑又粗糙。



此文章仅供参考,如有疑问请点此免费咨询网络值班医生
Tag:

  本站疾病常识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就医请遵照医生诊断,在医生的指导下治疗。如需要详情咨询可直接进入在线答疑或直接拨打咨询电话:010-52016666 010-51397979。
  如果您想要获得更多关于皮肤病治疗方面的信息,并有意向就诊,请点击“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网站首页 | 关于同春堂 | 人才招聘 | 最新文章 | 网站地图 | 乘车路线 | 在线咨询

版权所有:北京同春堂中医医院  未经授权请勿复制及转载
京公网安备110105018839 备案号:京ICP备13017622号 -2
京卫网审[2013]第1518号
xml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路杨闸环岛
专家咨询热线:010-52016666 010-51397979传真:010-51397979
网址:www.bjtct.com.cn E-mail:zgtc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