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医院概况| 诊疗项目| 特色疗法| 名医荟萃| 文化展示| 典型病例| 健康资讯| 康复保健| 在线预约| 乘车路线

您现在的位置: 北京同春堂中医医院 > 医院概况 > 同春堂历史 > 正文十一、天山路盛宴惊四座
站内搜索

十一、天山路盛宴惊四座

作者:程奎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1-11 17:46:37
  

  宁远大将军岳钟琪是抗金名将岳飞之后,世事轮回往往不可思议,岳飞是大金国的死对头,与金人势不两立,他的后人岳钟琪却成了大清国的忠臣。岳钟琪少年从戎,军功卓著,威震边疆,深为雍正倚重,他与刘裕铎是故交,五年前刘裕铎曾奉旨给他看过病。今年春天,刘裕铎还为他的儿子济南巡抚岳濬看过病,父子二人对刘裕铎都心存感激。


  岳钟琪的部下大都是川兵,不适应大西北的环境,经常有患病者。正如雍正所言,西北营中缺良医,许多强壮的小伙子因医治不当,死在了边关。当接到关于刘裕铎来西北大营效力的折子,岳钟琪天天盼,夜夜盼,恨不得这位京城中第一好医官明天就到,可一直盼了三个月还不见其踪影。他派出人打听,才知刘裕铎一路上为患病百姓缠身,如今总算把他盼来了。岳钟琪命令大开城门,鸣炮奏乐,以迎接钦差的礼节迎接刘裕铎。


  刘裕铎受宠若惊,他见岳钟琪大步走来,急忙跪倒参拜。岳钟琪上前扶起,端详半天,见原本面如粉玉的京城第一医官变成如此模样,不禁叹道:“先生受苦了!”


  刘裕铎道:“将军天命之年,为国戍边,与将军比,草民何苦之有?”


  岳钟琪苦笑着:“我这大营中,虽比不上京城舒适,但一定会尽全力照顾先生,绝不会让先生受委屈。”


  “草民既奉圣命来大营效力,便应与将士们同甘共苦。”


  “话虽这么说,先生毕竟是文职,岂能让先生与我等武夫一同受罪?”说到这,岳钟琪一侧身:“先生请!”


  刘裕铎一行随着军乐和欢呼声进入了西北大营的大将军府,府中早已备下盛宴,刘裕铎等盥洗后入席,席上有烤全羊、哈蜜瓜、葡萄干及各种时蔬。东道主极尽盛情,看得刘裕铎和众侍卫目瞪口呆。


  开席前,岳钟琪道:“刘先生乃御前神医,皇上称之为京中第一好医官,今奉圣命来我大营效力,是我北疆将士的莫大荣幸!诸位一定要尊重刘先生,要处处给予方便,有慢待和刁难者,本帅绝不轻饶,你们听清楚了没有?”


  众将士齐声应道:“听清楚了!”


  “来,咱们举杯,欢迎刘先生,为刘先生接风洗尘!”


  席上,大碗酒,大块肉,刘裕铎虽不大习惯,但被将士们的热情所感动,正所谓既来之,则安之,干脆开怀畅饮开来。


  刘裕铎在民间被传得神乎其神,什么起死回生,手到病除啊等等,岳钟琪的部下也都久闻大名,今天能有缘相见,都想近前讨教。


  一位叫石云倬的大将率先离席,持酒来到刘裕铎桌前:“末将石云倬久慕先生医术高超,今日能得一见,实在是三生有幸!”


  刘裕铎慌忙站起:“将军大名如雷贯耳,今日一见果然威武。”


  “先生来到我们大营,是我等的福份,末将现在有一事相求。”


  “将军尽管吩咐,草民启敢不从命?”


  “先生,末将今春一仗,左腿胫骨骨折,接后一直隐隐作痛,现在走路都不敢吃劲,不知是何原因,还请先生诊治。”


  刘裕铎当即离席来到石云倬跟前:“请将军走个来回如何?”


  刘裕铎发现,石将军左腿已经瘸了,虽然不大明显,照理说一个骨折,接正后不该出现这种问题,是不是腿中留有异物?或是接错了位?想到这,他示意侍卫拿过一个马杌子,然后请石云倬坐下:“将军,草民看看可以吗?”


  石云倬坐下后,将裤腿挽了上去。刘裕铎蹲下,将石云倬的左脚放到了自己的右腿上,石云倬的左腿便悬空了,刘裕铎用手轻轻一捋他的胫骨,发现真是接错了位。一瞬间,他拿定了主意,刘裕铎冲着大门大吼起来:“门口什么人?偷看什么?”


  他这一声喊,声音大得很,室中所有人都愣了,眼光都转向了门口,石云倬背对着大门,也转过头张望。


  刘裕铎又是一声大喊:“将军挺住了!”只见他左手把住石云倬的左腿,右臂抡起,猛地一拳砸了下去。石云倬听到刘裕铎的第二声喊,还没等应声,就觉得左腿被狠狠地砸了一下,疼得他“哎哟”一声惨叫,汗珠子便冒了出来,他咬着牙问:“刘先生,你这是?”


  “石将军,你的腿被接错位了,草民刚才将它砸断,要重新接好,不然的话,你这条腿慢慢就要瘸了,而且会经常疼痛,常年折磨你,将军,你忍着点。”


  他唤来石云倬的两位亲兵,将石云倬用力摁在马杌子上。刘裕铎左手托着他的小腿肚子,右手抓着他的左脚,轻轻一转,然后往上一推,石云倬又是一声惨叫,刘裕铎却笑了:“好了,将军,这回不能再疼了。他命亲兵们找来两条小木板,垫上布,将石将军的腿夹住,固定好,吩咐将石将军抬下去,嘱咐道:“将军静养半个月后,就可下地行,保管将军的腿和未受伤前一样。”


  刘裕铎从砸腿到接骨用了不到半刻功夫,众人都看呆了,亲眼领教了这位御医的神奇。


  岳钟琪帐下有一位幕僚在席侧一拱手:“刘先生医术出神入化,令学生大开眼界,学生因常年伏案,颈椎处时时作痛,想请先生看看。”


  刘裕铎正好还在地当中,他一指马杌子,对这位师爷道:“请先生坐到这说话。”


  师爷走出来,乖乖坐在了马杌子上。刘裕铎右手捋了他一下椎骨,左手扶住了师爷的前额,右手摁住了师爷的颈椎,用力往前一推,师爷就觉得骨节喀嚓响了一下,刘裕铎笑着说:“师爷,你看颈椎还疼吗?”师爷站起来,晃了两下头,十分惊喜道:“不疼了,不疼了,神了!真是神医!”


  刘裕铎却道:“要是接个骨,治个脖子疼腰疼的就算神医,天下的郎中岂不都成华佗了?”他对这位师爷道:“回头我再给先生一副膏药,贴两贴后即可痊愈。”


  师爷激动不已:“谢谢刘先生,谢谢刘先生!”


  在座将领及文官四十余人,都要上前求医,岳钟琪摆摆手:“刘先生在我们军营怕是要待上一年半载的,为大家看病的时间多的是,今天咱们是为刘先生接风洗尘,这么一来岂不成了开堂坐诊了?来来,都坐下喝酒。”


  大家这才悻悻不已地回到座位上,重新喝上了,这一喝直到夜阑方散。


  刘裕铎知道岳钟琪在皇上心中的份量,也知道他在边关的重要作用,因此,稍稍安顿下来,便为岳钟琪进行了一次全面诊治。令他惊讶的是这位年近天命的大将军的身体要比他长子岳濬的身体棒得多,几乎是百病皆无。看罢,他笑道:“将军不愧是将门之后,久居塞外,身体却如此硬朗,实在难得。”


  岳钟琪道:“先生不必讳言,岳某如有什么毛病,说出来就是,岳某不怕。”


  刘裕铎笑道:“在下行医多年,如将军身体这样结实的还不多见,塞外风寒不但没有对将军的身体造成丝毫损伤,反而锤炼了将军的筋骨,奇迹,奇迹!”


  岳钟琪放声大笑:“岳某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早舞剑,晚习枪,未尝一日离鞍,若身体孱弱,还如何冲锋陷阵,率兵杀敌?”


  岳钟琪收敛笑容问道:“但犬子之病不知到底如何?”


  岳钟琪所问的犬子,即山东巡抚岳濬,今年春天刘裕铎奉旨为其治病,治愈后就被打发到大西北来了。刘裕铎知道岳钟琪会有此一问,他回道:“少将军之病多亏治得及时,否则转成痨症就糟了。”


  “这么说,并无大碍?”


  “少将军之病乃风寒外侵,未能对症下药,以致肺腑阴虚。在下接手时,少将军干咳少痰,且痰中带血,颧红盗汗,已呈痨症先兆。原来的郎中按心悸之症施治,险些耽误了少将军,经在下调理了近一个月,现已痊愈,请大将军放心就是了。”


  岳钟琪赞叹道:“到底是京中第一好医官,多谢先生了!”


  二人正说话间,一位哨探跑了进来,他单膝跪倒:“报大将军,准噶尔部贼首葛尔丹策零以一千老弱残兵佯攻吐鲁番城,靖边大将军傅尔丹亲自率兵迎敌,欲一举将其歼灭,没想到这是葛尔丹策零的诱敌之计。我北路军被诱到和通绰尔一带,遭贼众两万余人的包围,仅有四千余众逃脱,六千多将士全部殉难。”


  岳钟琪大吃一惊:“现在状况如何?”


  “葛尔丹策零抢掠了大批战利品,现已退去,吐鲁番城还在我们手中。”


  岳钟琪叹道:“这个傅尔丹,为何如此莽撞?葛尔丹策零尝到了甜头,又岂肯就此罢手?”他下令立即升帐议事。


  清朝时,蒙古分为三大部分:一是漠南蒙古,即今天的内蒙古;二是漠北蒙古,即今天的外蒙古;三是厄鲁特蒙古,即今天的新疆、青海、原苏联的一部分地区。漠南蒙古归顺清王朝最早,不久漠北蒙古也随之归顺,惟独厄鲁特蒙古时归时叛。康熙年间,厄鲁特部的首领葛尔丹发动叛乱,康熙御驾亲征,花了极大的力气才将其平定下去。


  雍正年间,葛尔丹部死灰复燃,其首领葛尔丹策零勾结沙俄屡次侵扰。雍正认为若不将其平定下去,将危及边疆乃至中原,因此他派开国元勋费英东的曾孙傅尔丹为靖边大将军,率兵两万,出师北路,屯兵阿尔泰。命川陕总督岳钟琪为宁远大将军,率兵三万六千人,出师西路,屯兵巴尔库尔。几年来,虽多次进剿却一直未能彻底平定。


  岳钟琪作为一名汉人,朝廷能将三万六千人的大军交给他统辖,应当说是对他极大的信任。他之所以能得到性情好猜忌的雍正皇帝如此信任,这里还有一段离奇的故事……


  清朝入关后,汉人的反抗就从未停止过。雍正年间,一位叫曾静的闻听川陕总督岳钟琪乃忠良之后,为朝廷所忌,便派张熙前去说服岳钟琪起兵反清,岳钟琪表面应承,暗中却向朝廷告发,这件事足以证明了岳钟琪对大清朝的忠诚,从此雍正对他十分信任。信任归信任,岳钟琪毕竟是位汉人,雍正还是处处在提防着他,在他身边安排了许多眼线,岳钟琪身边的一些副将也大都是满族将领。因此,别看岳钟琪是大将军,许多重要事情是不敢独断专行的,他必须和满人将领商议后,报给皇上,得到皇上的批准方可实施。


  傅尔丹部受重创,损失兵力近三分之一,这是西征以来最惨重的一次失败。岳钟琪知道早已有人将此事报给了皇上,作为西路军主帅,他必须尽快作出反应。他提出进攻葛尔丹策零的老巢乌鲁木齐,分三路对其包抄,在与部将们取得一致意见后,以六百里加急报给了皇上。



此文章仅供参考,如有疑问请点此免费咨询网络值班医生
Tag:

  本站疾病常识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就医请遵照医生诊断,在医生的指导下治疗。如需要详情咨询可直接进入在线答疑或直接拨打咨询电话:010-52016666 010-51397979。
  如果您想要获得更多关于皮肤病治疗方面的信息,并有意向就诊,请点击“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网站首页 | 关于同春堂 | 人才招聘 | 最新文章 | 网站地图 | 乘车路线 | 在线咨询

版权所有:北京同春堂中医医院  未经授权请勿复制及转载
京公网安备110105018839 备案号:京ICP备13017622号 -2
京卫网审[2013]第1518号
xml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路杨闸环岛
专家咨询热线:010-52016666 010-51397979传真:010-51397979
网址:www.bjtct.com.cn E-mail:zgtc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