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医院概况| 诊疗项目| 特色疗法| 名医荟萃| 文化展示| 典型病例| 健康资讯| 康复保健| 在线预约| 乘车路线

您现在的位置: 北京同春堂中医医院 > 医院概况 > 同春堂历史 > 正文十四、回春术再度蒙圣眷
站内搜索

十四、回春术再度蒙圣眷

作者:程奎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1-11 17:51:56
  

  刘裕铎回到京城,先到太医院报了到,然后返回家中,他走时只身一人,现在却带回来个绝色女子,全家人无不惊讶不已。结发妻子非常贤惠,听了刘裕铎一番介绍,对盎古丽在大西北对夫君的细心照料充满感激。


  盎古丽是个虔诚的伊斯兰,在刘府中无法生活,刘裕铎便在牛街伊斯兰人集中居住的地方买了一套宅子,将盎古丽安顿下来。于是,牛街又多了个刘府,故有史料记载:刘裕铎,回族,北京牛街人。但刘家只有刘裕铎一人信奉回教,刘裕铎故去后,也没有按照伊斯兰的礼节安葬。

 

  刘裕铎在京城中有许多朋友,这些朋友见阔别五年之久的御医回来了,尤其是还听说他带回来了一个绝色女子,纷纷登门拜望,并设盛宴为其接风。这些朋友中有为官的,也有名闻天下的艺术大师:有三朝大学士张廷玉的儿子张若澄、意大利传教士——清宫中画家郎世宁、有号称金门画史的冷枚……


  其中冷枚是刘裕铎的山东老乡,他比刘裕铎长十多岁,但因是同乡之故,二人结成了忘年交。冷枚,字吉臣、号东溟,又号金门画史,胶州人,康熙时便入朝为宫廷画师。乾隆帝对他十分赏识,登基不久,就将其月银11两(当时已属宫廷画家最高待遇)破例增加为14两,并赏给官房数间居住。他的画作题材广泛,无所不能,画的仕女美丽妍雅,尤为人所赏识。故宫博物院藏有其人物、佛道、鸟兽、马龙、建筑园林,历史故事等六十余件,代表作《避暑山庄图》等。


  冷枚因常年作画,患上了风流眼,即迎风流泪,治了好长时间,一直没见效,急得他坐卧不安。后来发展到不见风也流泪,已无法作画,这可把他急坏了,因为绘画已成为他生命的全部,不能作画比杀了他还要难受。可是闹眼病是急不得的,越急越严重,偏偏冷枚是个急性子,结果更重了,眼睛充血、肿胀、发热剧疼,流泪加剧,原来坚持着一天还能画一会儿,现在一笔都动不了了。他听说刘裕铎回来了,如同盼来个大救星,第二天便约了郎世宁一同去看望。


  刘裕铎与这二位是至交,平日在一起谈笑风声,无所顾忌。尤其是郎世宁因为瞧不起汉医,还被刘裕铎“调理”过,刘裕铎管郎世宁叫猪屎宁,郎世宁管刘裕铎叫刘不仁,(刘裕铎字辅仁,与不仁谐音)后文我们将专门讲述。


  冷枚与郎世宁都是性格开朗诙谐的人,三人久别重逢,互道了一番思念之情。但客套了不一会儿,郎世宁便沉不住气了:“我说刘不仁,你看到没有,咱们吉臣兄闹眼睛了,又肿又疼,泪流不止,你知道是怎么得的吗?”


  刘裕铎心中暗笑,这个猪屎宁怕是又要编排吉臣兄了。他很正经地问:“是呀,怎么肿成了这样?”


  “说起来一言难尽,我们这位大画师去年奉圣命去雍和宫绘佛画。盂兰盆节时,他在天王殿看到了一个绝色女子,吉臣兄当时就像被雷击了似的,傻乎乎地呆在那,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位女施主,看得人家面红耳赤,急忙向后面的大殿走去,吉臣兄岂肯罢休,随即跟了上去。那女子带有侍女,那个小丫环厉害得很,她走过来指着咱们吉臣兄的鼻子骂道:“喂,你个骚老头子,没见过女人啊,干嘛一个劲地盯我家小姐?这里是佛门圣地,你就不怕遭报应瞎眼睛?”


  吉臣兄一听,坏了,人家误会了,把他当成老登徒子了,急忙解释说:“姑娘,不要错怪了老夫,老夫是宫廷画师金门画史冷枚,善画仕女,见你家小姐长得美貌无比,想多看几眼,也好为日后作画留个印象,实在没别的意思。”


  那位丫环不依不饶:“我管你什么画死(史)画活, 冷没(枚)热有的,你要是再跟着我家小姐,休怪本姑娘对你不客气!”


  吉臣兄也火了,“你个小毛丫头,你不客气又敢把老夫怎样?”


  你猜怎么着?这个小丫环左手背在后面,手中攥着一把香灰,咱们吉臣兄一叫号,小丫环一把香灰就撒在了吉臣兄的脸上,吉臣兄根本没防备,当时双眼就什么也看不见了。他大声喊“来人”,可等他的仆人们赶到时,那位小姐和丫环早已逃之夭夭了。后来一查, 这位小姐是礼亲王家的亲属,咱们吉臣兄白吃了个亏,也许是叫那个丫环咒的, 吉臣兄真就闹上了眼睛。


  刘裕铎关切地问:“没找郎中们看看吗?”


  冷枚道:“看了,但都不见效。”


  郎世宁道:“你入佛门六根不净,该有此报应,头几天有人给他占了一卦,说是解铃还须系铃人,要想治好他的眼睛,还得找个美女看看,这一看眼睛一亮,心里一高兴,也许就好了。听说你刘不仁从西域带回来个绝色女子,还不快请出来,让咱们吉臣兄一饱眼福?”


  冷枚骂道:“你个洋鬼子,猪屎宁,尽在这瞎编排,根本没那么回事。但愚兄确实听说贤弟带回来一位奇女子,何不请出一见?”


  刘裕铎道:“你们不说,一会儿我也得让她出来见见二位。”他对下人道,“快去传小夫人来见。”


  盎古丽淡妆走了出来,她轻轻一个万福,郎世宁、冷枚当时就惊呆了,他们在内心惊呼道:天呐,真有如此漂亮的女人?大眼睛,大眼仁,修长的眉毛,长长的睫毛,高高的鼻梁,虽不是樱桃小嘴,与大眼睛高鼻梁搭配起来更显匀称,尤其是白晳的皮肤,嫩嫩的,稍稍一碰就能碰出水来,那身段才叫杨柳细腰!


  说来也怪,冷枚的眼睛瞪了半天, 愣是没出泪水。盎古丽端起茶壶,为二位倒水:“二位大人,请用茶。”


  这一声,莺啼软语,温存无比,郎世宁喊上了:“刘不仁金屋藏娇,好福气,有小夫人若此,死亦足矣,吉臣兄,眼睛还流泪吗?”


  冷枚又犯呆了,他盯盯地瞅着盎古丽,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郎世宁笑开了,他越笑越大发,笑得前仰后合:“你看,你看,我说怎么着,解铃还须系铃人,吉臣兄眼睛瞪这么长时间了,怎么一滴眼泪也没流啊?”


  还是冷枚敏感,他闻到了盎古丽身上的奇香:“这是哪里飘来的香气?这是什么香?”


  郎世宁到过的地方多,知道有的胡人女子身上有奇香:“是不是夫人身上散发的呀?”


  刘裕铎点了点头:“确是贱内身上散发的。”


  郎世宁贪婪地多吸了几口气:“今天我算开眼了,世上真有身上散发奇香的女人,刘不仁,你这辈子算是值了!”


  冷枚问:“辅仁贤弟,你看我这眼睛?”


  刘裕铎微微一笑:“你刚看到贱内,眼睛为之一亮,泪囊一下子恢复了正常,但病并没有根除,一会儿还会再犯的。”


  “还请贤弟想想办法。”


  “不要紧,你这是风热上攻,须祛风清热、消肿散结,我开个方子,你试试看。”说着刘裕铎提笔开方:


  一、羌活8钱、薄荷6钱、防风8钱、牛蒡子10钱、银花12钱、连翘12钱、山栀10钱、莲子芯8钱、当归10钱、赤芍10钱、川芎10钱、甘草8钱,水煎服,每日1剂,日服2次。


  二、将新鲜的紫花地丁、马齿苋和在一起捣烂后外敷。


  然后,刘裕铎叮咛道:“这新鲜的紫花地丁和马齿苋必须你自己亲自去采,自己来捣,别人采,别人捣不好使,而且一定要新鲜的,要一天一换。”


  刘裕铎高明之处就在于,他治病不仅仅依靠药力,而且要设法取得患者的配合。冷枚最要命的是闹着眼睛还在坚持作画,那还能好?刘裕铎后边一番叮咛,目的是让冷枚从作画中解脱出来,让你出去采药,这两味药城里没有,他必须到郊外去,采回来就过晌了,还要自己捣呢。他将冷枚一天安排得满满的,让你根本没时间作画,一个月下来,内服加外敷,再加上采药散心的心理调整,心火就下来了,能不好吗?果然,不到一个月,冷枚的眼睛痊愈了。为表示感谢,他送给了刘裕铎一幅画,就是本章开篇的那幅。


  宫廷绘画兼有历史、文物和艺术价值,且多收藏于宫廷,民间流传稀少,今天的艺术品市场上宫廷绘画很少,偶见的作品都炙手可热。冷枚作品在康、乾时就受到推赏,近年更是得到收藏界的珍视:作于1671年的《献寿图》,在2005年6月天津文物的专场拍卖中,拍出220万元的高价;一件尺寸仅有27×29.4cm的《指挥如意图》人物小品,由于曾为京剧表演艺术家尚小云收藏,在2003年7月以20.35万元被藏家竞得!保存在长春同春堂皮肤病医院院长手中的这幅冷枚的作品, 估计至少也应价值一百多万人民币。


  乾隆元年,乾隆皇帝二十五岁,正是英姿勃发的青年。为了扭转父皇因对臣子过于苛刻而造成不良后果的局面,他大刀阔斧地对一些旧案重新定性,该赦免的赦免,该复官的复官,朝野上下一片赞扬之声。


  刘裕铎返京后不到一个月,就被重新任命为太医院的右院判,官为正六品,用现在的话应该叫“落实政策恢复原职”吧。


  也许是因为过于劳累,端午节这天,乾隆觉得上腭发干,有种火辣辣的感觉,头昏脑胀,心烦意乱,下了朝便躺下了。乾隆非常注重养生,很少生病,突然病倒,上上下下都慌了神。尤其是皇太后钮祜禄氏对自己的心肝宝贝生病更是着急,她亲自赶到乾隆的御榻前探视,并命太医院立即派最好的御医来。

 

  太医院立即派左院判陈止敬、右院判刘裕铎前去诊治。二人会诊后,以为皇上上腭发干,是由上焦肺胃伏火引起,并无大碍,将孩儿茶抹在上腭即可。乾隆半信半疑,问道 :“孩儿茶是什么药,朕怎么没听说过?”


  刘裕铎道:“回皇上, 这孩儿茶并非茶,而是用茶树的枝干和茶钩藤枝叶加水煎汁熬成的浓缩浸膏。《本草纲目》中称为乌丁泥,别名孩儿茶、黑儿茶。性味苦、涩、凉,归肺经,皇上用之可清除症状。”


  “那朕的头昏脑胀怎么办?”


  “皇上的头昏脑胀是由于操劳过度所致,焦肺伏火当然也对皇上有影响,抹了孩儿茶,这些症状自然就会消失。”


  乾隆道:“好吧,朕就用用你这孩儿茶。”


  乾隆抹上后,顿觉口冒凉风,清爽异常,不到一个时辰,症状彻底消除。乾隆大喜:“朕早就听说刘裕铎诊病就是和别人不一样,不兴师动众,不大动干戈,今日一试果然不假,艺高人胆大,不同凡响啊!”


  皇太后在旁道:“赏刘裕铎、陈止敬西洋钟各一个,以示嘉勉。”上图便是当年皇太后之赏。



此文章仅供参考,如有疑问请点此免费咨询网络值班医生
Tag:

  本站疾病常识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就医请遵照医生诊断,在医生的指导下治疗。如需要详情咨询可直接进入在线答疑或直接拨打咨询电话:010-52016666 010-51397979。
  如果您想要获得更多关于皮肤病治疗方面的信息,并有意向就诊,请点击“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网站首页 | 关于同春堂 | 人才招聘 | 最新文章 | 网站地图 | 乘车路线 | 在线咨询

版权所有:北京同春堂中医医院  未经授权请勿复制及转载
京公网安备110105018839 备案号:京ICP备13017622号 -2
京卫网审[2013]第1518号
xml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路杨闸环岛
专家咨询热线:010-52016666 010-51397979传真:010-51397979
网址:www.bjtct.com.cn E-mail:zgtct@163.com